A-Li

👩‍💻 产品体验设计师
🤯 日常碎碎念|乱点技能树
💖 @奈良美智 @佐藤可士和
⚠️ To be a maker
越来越觉得在职场上发火是解决一些事情和画边界的必要手段。当然这个前提是你需要有底气和你足够专业。
又一次认真的在想我所认为人到中年不进则死的压力是不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去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没办法去冲破无论身边的人还是别人认为你应该“混的更好”的这种框架。
就真的没办法活得更轻松更像个人吗?
今日倒霉:
1. 想通过跟在公司最久的下属帮我理清公司情况,被下属过于热情去帮我解决问题把部门的困境告诉了直属高层的对家。
2. 直接导致大清早去公司被直属高层施加压力。高层和对家还是竞争关系。
3. 从常合作的其他部门 leader 收集信息,结果开会共享屏幕被直属高层看到(虽然是很模糊的一句话)。
4. 带着一罐茶叶想说分给合作部门 leader 让他喝点,结果人家以为我整罐是送的,直接损失花茶还有罐子😔

#去他妈的一天
emo时刻
换新环境,空降。
一边要立自己的能力让别人信服,
另一边还要针对团队去做很多策略和规则的调整,
手忙脚乱的挫败感。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元宇宙的概念总会想起来北京第一年跟着老板创业的时候VR虚拟现实火的一塌糊涂,大厂疯狂跟进,每天都有投资人来公司参观,投资人追着老板屁股后面跑的时间。
当时的我也一直觉得这才是未来啊,每天吭哧吭哧不亦乐乎,后来最终证明不过是泡沫一场。
导致我现在对互联网行业的新概念也就是抬眼看戏的状态,大家都需要一个好故事,然后讲好这个故事。可是这种出现一个概念就全部人疯狂追捧的感觉真的很泡沫。元宇宙?做出来再说吧。
全民K歌这个 APP 又签到领现金又分享领1000朵玫瑰花,跟狗皮膏药一样,满眼的kpi和焦虑。
在看招聘信息,突然发现创业公司因为招不到人,基本上都会加上可远程办公作为吸引人的手段。
从业人员因为疫情还有这两年互联网红利消失的危机感都保守的选择稳定的工作,提到创业公司都是瑟瑟发抖。
世界真的因为疫情变化了好多呢。
突然就想说下容貌焦虑这件事,其实容貌焦虑并不是说追求美就是不对的,非得蓬头垢面才是没有容貌焦虑,活的精致或追求更美可以增强自信以及取悦自己,这本身是非常好的事情。
那为什么我又疯狂警告自己不要容貌焦虑呢?
因为容貌焦虑取悦的是别人,用别人的标准评判自己,初衷本身就错了,这导致自己没办法接受以最真实舒适的自我去面对别人,最后只敢躲在精修的无论是化妆还是P图后面,不断去追求自我臆想的或者是社会流行的样子。
然后越活越自卑,反而忘记了自信的女孩子才是最好看的啊。可惜我也没办法那么自信,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这么自信又自在。
强迫症就是连续两条朋友圈用了好喜欢三个字开头,我就很想删掉一条。
现在每使用一个服务脑子里都会冒出一个想法,这个公司看起来有点小有点破,不会用着用着就倒闭吧,然后就去看大厂有没有代餐。
关系到数据,文件,内容的服务选择真的越来越谨慎了。
可惜大厂除了核心项目也不能保证存活多久。
真是有点悲哀啊。
…
不靠谱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