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th

Jike Yellow
🏠小宇宙和即刻招设计师:kyth@iftech.io
📪订阅:kyth.hedwig.pub 公号:刻意体会
🪐关于小宇宙的一切都可以找我。
无语,最新一版干脆不展示“在看”的好友名字了。如果不展示推荐人的话,那点击“在看”的动机是啥呢,“在看”又是谁在看呢。
kyth:想念几个月前的微信看一看,这几年用过的最舒服的社交推荐文章的产品。
45
kyth
分享了
Eileen小狼:近三个月经济类书籍推荐黄奇帆的《结构性改革》
kyth
分享了
btr鼻涕啊:我的新书《上海胶囊》(短篇小说集)上市啦!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685644/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9347279.html 《上海胶囊》trailer: 镜湖的大教堂仅有一个立面,你只能穿过教堂大门,却无法断言自己正走入还是走出教堂。人间与天堂是同一个。 社交软件“阔论厅”的房间里,人们不断直播此刻走在路上的见闻,用声音重建附近性: “因为记忆还算新鲜,大家就当我是在描述一种视觉缓存吧。”高谈阔论之间,城市浮现。 一栋大楼用黄色霓虹灯管勾勒出线条和形状。走近后才发现大楼并不存在,它只存在于黄色霓虹灯管的想象里。 手机让人们随时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当代生活的迷思交替出现在思考前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需要的是一个能把这一切情绪纳入其中的表情符号。 工作会议上,微信群里热烈的聊天成了眼前场景的弹幕。于是,倦怠的、令人窒息的工作日常仿佛变得遥远,变得几乎可以置身事外地看待。 每晚别家熄灯后,这户人家却始终亮着白色的灯,像商业街上的展示橱窗;尤为奇特的是,看来不像空置的屋,却从来没有见到在其中生活的人影。这里到底是公寓还是美术馆,是客厅还是卫生间?“房地产业也不景气了,于是我借这块无人之地搞一些自己的创作”,一座人类灭绝之后的后人类博物馆。 Google地图上,此刻这条路显示为红色,即严重拥堵,然而他眼前的现实世界却是一条几乎没有人也没有车的康庄大道。 一份未完成的英文小说手稿被丢弃在茶餐厅,作家决心将手稿的前半部分译出,并按预设的框架续写完毕。他决定,坐在对面的女孩即将进入自己设想好的故事。将虚构的成分加在真实的人身上,看他们的生活发生怎样的变化。 万圣节之夜的“纪念日咖啡馆”,一群陌生的孩子突然出现,向不同的顾客提出同样的问题,就好像他们被布置了相同的课外作业。忽然暗场,咖啡馆响起地铁报站声,接着是一个个日期,由声音引领的虚实互涉的空间旅行,被时间旅行代替。 2060年的历史学家穿越回2021年的上海,看到头顶几片云正默默变幻成单词,聚集成一个句子:“你不会害怕黑夜的惊骇。”那些云很快变成一场小阵雨,降落在安福路寂静的弄堂里。 “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有没有什么书是讲讲三十年来中国本土广告业的常识和变迁,既讲奥美、李奥贝纳、智威汤逊,又讲叶茂中、华与华的?想学习
用小宇宙Studio剪播客的朋友可以留意下~
旺仔珂珂糖:小宇宙这个「优化节目音量大小」的功能真是太让人惊喜了! 因为@L哥_ 是从事相关工作的,所以他之前给我科普过现在流媒体节目音量没有统一标准的这件事,特别是短视频平台,大家为了最快吸引用户注意,往往会调大音量,然后就开始卷,导致声音一个比一个大。*经评论区指正,抖音已经做了全面的响度平衡。 当然我只是简单概括一下这个现状,有更多的兴趣可以去搜一个词叫 “Loudness War” 响度战争。 总之,小宇宙开始在国内倡导这件事非常有先锋示范意义!夸夸!@kyth
8
The Athletic被纽约时报收购,意味着它从卫报、每日电讯报等媒体挖来的头牌体育记者们在两年后又成了纽约时报员工。
发现做小宇宙这么久,我完全忘记了我和土星图标(姑且这么说吧)还有过一个羁绊是,我是土星游戏机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