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君子

🇺🇸🇯🇵🇨🇳🐋 shawnxli.com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看了一下文件,单纯网页是在GitHub Pages不知道怎么来的。音频文件是放在OneDrive上,通过CloudFlare Workers做网盘的Web UI并暴露URL,再套上一层jsDelivr的CDN。《壁下观》在Youtube上能听到但播客里不行,加上最近发现学校邮箱送1T的OneDrive容量,我有兴趣重新rehost一下。
使君子:发现有人重新托管了马世芳的两档音乐节目:「耳朵借我」https://ear.xiaoyuu.ga 和更早的「音乐五四三」https://music543.xiaoyuu.ga
为了薅羊毛注册了一个AT&T TV的会员,最低一档也要每月$70。点开一部电影看了开头,直接弹出了180秒无法跳过的广告,一部两小时的电影看完,我要看8次广告加起来24分钟。
《集装箱改变世界》★★★★☆

集装箱是标准化革命,以此塑造了轮船/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大幅降低了运输成本,并与经济全球化运动相互促进。所有这些都能在软件行业的容器化革命里找到对应。
2013年Docker(码头工人)公司/项目提出了容器化的认知框架,改变了软件在生产端交付、分发、部署的方式。以打包的Docker Image作为标准,可以像集装箱一样保持代码、运行时和依赖从Dev到Ops全程环境一致。然而Docker本身依赖的底层技术并不是革命性的,但它通过抽象,降低软件复杂度提高时的管理成本。它和云、智能机&移动互联网的新增用户/数据、以及AI一起构成大数据应用的基础。
看到k8s打算放弃Docker感到唏嘘,局中人注意不到技术发展的速度。这本书有太多的历史细节和成本核算,建议看完序往后简单翻两章。

8. 「集装箱化」与运维管理

内核恐慌

摘几段话:
「与此前这些事件相比,弦子对朱军的性骚扰举报有其特殊性:她是少数几个事发后立刻报案且警方予以立案的当事人;朱军的公众人物身份;以及 8 月 15 日,朱军的代理律师事务所“北京星权”将本事件中的新浪微博原发者(麦烧、弦子)和转发用户起诉至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这意味着关于女性权利、司法公正、言论自由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将第一次通过法律程序正式展开。」
「一些人会给她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弦子并不排斥这个,但她觉得没有必要“把大家都分成社会上一个个群体,让它呈现一种过于分散的状态”。“你不可能说没有言论自由的时候女性权益得到保护,女性权益没有得到保护的时候说司法公正,司法不公正的时候谈言论自由。本质上它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就是公民权利,就是自由。你不可能把这些事都分开,然后说我就做我这摊事。这个社会的各个环节都是相互影响的,每个环节的意义都大于某个群体。”」
「与频繁接触到的女性记者相反,在公权机构那一端,弦子接触的以男性居多。“我现在觉得对我造成最大伤害的是派出所的事,而不是朱军的事。你发现他们解决不了很多事情。”
任何一点社会不公的状况都会影响弦子的情绪。近两年的经历让她感到,“你生活的稳定并不是建立在有人保护你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你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个运气的成分上。我有时候会觉得。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运行的,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得到解决,那其它人的事情可能也得不到解决。”」
「除了与当日活动相关的问询,媒体们提出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变化:你们是不是有信心?你们期待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如何平衡这件事对生活和工作的影响?为什么四年前的事拿到今天来说?
“四年前并不是我不想解决这件事,是我去羊坊店派出所,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我不知道大家觉得做到什么程度算是主动放弃或被动放弃。我当时应该算是被动放弃。”
这些状况都是弦子要学习适应和处理的新日常。需要平静情绪时,她会拿出喜欢的宋画看一看。」
25 岁的女生弦子,在 10 月 25 日前的 91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