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朴repu

我抬死忠球迷
小破站交互设计师
R6黄金菜鸡
公路车知名菜腿
很多年不见的同学突然加我微信,
我怕他找我借钱。。。。。
3
写信告诉你,上海也好天气。
即刻编辑:🌟转眼间,2021年已经进入倒计时。 我们整理剪辑了这一年来即友们的日常片段,做成了年终回顾视频。在这里,有即友个人的珍贵回忆,也有即友们一同创造的记忆;你可以看到大家的用心作品,也会发现即刻镇居民共同的风景。 在剪辑过程中,总是被即友们的种种瞬间所触动,有高光有日常,每一帧都是成长的剪影。既为失败后转身继续前行的坚持而感动,也为大家学会了忙里偷闲而开心…… 接下来,点击视频,我们一起播放这盘即刻镇的2021年回忆录像带吧👇 以及即将到来的2022,也希望和你们继续共同度过,谢谢可爱的即友们。
TerenceXie:基于此,将相关概念和逻辑再做一点抽象: 一个组织/体系(社群、企业、国家)的发展需要经历两个阶段: 1、首先是通过 culture 吸引相同价值取向的人的聚集。当成员体量(对企业来讲是「用户体量」,对国家来讲是「革命同志」)到达一定的数量级后,它才有资格参与第二阶段的游戏。这一阶段的关注重点是:成员“想不想”离开。此时,组织会倾尽所有资源实现 culture 的自我增强,以此保证成员不想离开组织。 2、第二阶段的参与者都是拥有高体量成员的群体,他们需要找到一项具备排他性的生产要素,或者叫 business/political moat,以此实现:不在关注成员“想不想”离开的问题,而是关注成员“能不能”离开的问题。此时,组织便可以肆无忌惮地通过降低用户体验、破坏原有 culture 来实现各种形式的利益榨取。 这两个阶段的游戏分别对应两个不同的主题:一个是 culture(story 所描述的全方位的用户使用价值),另一个是 moat(排他性的用户交换价值,即便它不在曾经所描述的 story 之中)。它们极容易混淆,进而将整个组织发展的战略部署全部打乱。 如果你知道让用户“不能”离开的要素是 moat,你可能会下意识地直接去获取 moat,恰如那个揠苗助长的农夫。但事实是,在你没有积累到足够的成员量(或,用户数量/革命同志)、没办法产生第一阶段的规模效应时,你连参与争夺第二阶段 moat 的资格都没有。 又或者是,一个组织明明已经拿到了第二阶段的 business moat,但还是在通过第一阶段的 culture 和用户体验去评价它。例如孟岩提到之前他在微软感到官僚作风严重,从而错判微软的未来商业价值;又或者是很多人批判微博的各种不友好、批评微信的信息推荐/公众号的流氓,但,对于已经拿到第二阶段 moat 的组织来讲,这些都不值一提。 (当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但只要没有将成员逼迫到「连死都不怕」的境况,不考虑 culture、不考虑成员体验的压榨就不会结束。另一方面,治理者也会因为充分吸收历史的经验教训而更加体面地、可持续性地去压榨剩余价值。) 又或者是,当你看到一个组织/企业拥有好的 culture、拥有疯狂热爱的用户,就疯狂地 all in 进去,以为它拿到了 business moat。但事实上,这只是拿到了参与第二阶段游戏的资格,它不是真正的具备强逻辑的 business moat。此时的用户依旧可以自由选择“想不想”。虽然此时的竞争者数量已经大大下降,但要继续判断出谁能找到/夺得能够让用户“不能而不是不想”离开的强逻辑的 business moat,依旧困难,甚至更为困难。所以 VC 可能会在能看到这一阶段的胜利者中平均下注。但对于普通人来讲,all in 进某个 culture 良好的组织,无异于买彩票赌博。更困难的是,有时候你以为你拿到的是 moat,可其实拿到的是 culture。
非常酷!
温柔知性淡定姐:Things About Design设计月刊第二期上线啦🎉 除了更丰富的内容,这次也想发起一个小小的尝试,整理一份国内正在使用 Figma 做设计的公司/团队清单,一起来推动 Figma 在行业里的普及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我笑死了
小红书薯薯:怎么说,现在我薯薯在即刻是算混得风生水起了是吧,听说就连空间站宇航员都想看我的视频。
摸小鱼儿:刚和前女友分手,翻到了手机里的这张照片,是我们刚开始谈的时候我发给她的。 那时候看个天空都是爱情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