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长文分享会

100万名读者正在阅读
𝔻𝕚𝕧𝕚𝕟𝕖 ℕ𝕠𝕟𝕔𝕙𝕒𝕝𝕒𝕟𝕔𝕖 成分:听众 > 主播 夜宵♡喜剧葬礼 Newsletter:luxiaoniao.hedwig.pub
没想到,但也挺好。

重温:m.okjike.com
4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2357.life
提炼了一下这篇关注注意力的文章,供自己日后进行对应改进。感兴趣可以去读下原文。

sspai.com
Law school 走过几万里路 还差几千本书 播客|健身|探索城市|跳舞就是快乐 公众号:玦珮(记录迭代感想
看到4年前实习视障社会企业的招新推送 翻出当时写下的文字,希望更多即友能了解残(视)障朋友,去黑暗跑团和体验馆(上海成都深圳)感受(震撼)下

那是大一的我第一次投简历面试,与视障朋友交流(有人跑波士顿全马 有人华师大中文系讲TEDx 有人上apple watch宣传片)、接待各色访客都是很宝贵的经历;也才发现上海那么大 残障朋友却仿佛隐身一般 大多难免躲在家中 仿佛脱节的平行世界,当时深受触动

不是自卖自夸(回看略中二)单纯找不到更合适标签,欢迎交流
于无光处|我在黑暗中对话实习见闻
像孩子重新生长一次
“我现在对未来没什么打算,就想把《拱廊计划》在我爸爸88岁之前翻完。如果德语翻译差不多了,我想继续学习和翻译西班牙语,能活一天就这么做一天。”
「天才儿子」金晓宇,被看见之后
法务修炼中🌈 业余口译 逃离学校 我好爱碎碎念哦 今天开始写论文了吗🤔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去理解精神疾病会发现,精神疾病本身就是动态发展的社会建构过程。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用“考古”的方式展示了“疯癫”是如何在西方历史实践中从“理性”分离出来的,被权力塑造成“理性”与“社会秩序”的天敌。福柯认为,精神疾病本身就是社会建构与权力塑造的过程与结果。在16世纪文艺复兴期间,“疯癫”只是被理解为个体问题,是跟理性一体的,是“神秘的启示”。到了17世纪科学主义时代,“疯癫”变成了罪恶;而到了近现代以后,“疯癫”才被完全剥离社会,成为了“疾病”。金晓宇与海明威等名人被媒体所涂抹的天才光环,是带着我们对双向情感障碍患者的善意而浪漫的幻象,属于统计学意义上的“幸存者偏差”现象。
在“天才儿子”译者金晓宇之外:为精神障碍者“去污”节节败退
🐧前猪场新闻,现鹅厂新闻搬砖工 ☕国家一级咖啡吞噬员 🍸每次只能喝两三杯的重度鸡尾酒爱好者
一开始大伙儿以为这是时代的一粒沙落到行业头上了,后来发现不对劲,感觉是时代的沙尘暴。现在看来纷纷扬扬飘下来的,是时代的火山灰。
兽爷|幸存的蚂蚁
想拍点儿照片记录一下 盖了一个12斤的被子 脾气不太好 但你说 我就能改
1965条?我屁话这么多居然可怕
我希望关注我每一篇日记的朋友过来报名一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