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几段话:
「与此前这些事件相比,弦子对朱军的性骚扰举报有其特殊性:她是少数几个事发后立刻报案且警方予以立案的当事人;朱军的公众人物身份;以及 8 月 15 日,朱军的代理律师事务所“北京星权”将本事件中的新浪微博原发者(麦烧、弦子)和转发用户起诉至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这意味着关于女性权利、司法公正、言论自由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将第一次通过法律程序正式展开。」
「一些人会给她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弦子并不排斥这个,但她觉得没有必要“把大家都分成社会上一个个群体,让它呈现一种过于分散的状态”。“你不可能说没有言论自由的时候女性权益得到保护,女性权益没有得到保护的时候说司法公正,司法不公正的时候谈言论自由。本质上它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就是公民权利,就是自由。你不可能把这些事都分开,然后说我就做我这摊事。这个社会的各个环节都是相互影响的,每个环节的意义都大于某个群体。”」
「与频繁接触到的女性记者相反,在公权机构那一端,弦子接触的以男性居多。“我现在觉得对我造成最大伤害的是派出所的事,而不是朱军的事。你发现他们解决不了很多事情。”
任何一点社会不公的状况都会影响弦子的情绪。近两年的经历让她感到,“你生活的稳定并不是建立在有人保护你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你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个运气的成分上。我有时候会觉得。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运行的,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得到解决,那其它人的事情可能也得不到解决。”」
「除了与当日活动相关的问询,媒体们提出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变化:你们是不是有信心?你们期待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如何平衡这件事对生活和工作的影响?为什么四年前的事拿到今天来说?
“四年前并不是我不想解决这件事,是我去羊坊店派出所,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我不知道大家觉得做到什么程度算是主动放弃或被动放弃。我当时应该算是被动放弃。”
这些状况都是弦子要学习适应和处理的新日常。需要平静情绪时,她会拿出喜欢的宋画看一看。」
25 岁的女生弦子,在 10 月 25 日前的 91 天
全部评论
使君子
使君子2020/12/03
一个时间线整理,图自微博@焦溜丸子好吃
回复